笔下阅读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Chapter50 德玛西亚的意义(1)

    德玛西亚聚落以东,詹戴尔村。

    一辆拉板马车在仓库口缓缓停下,马儿摇了摇马尾,‘呼哧’一声打了个响鼻,被马车夫摸了摸头,马儿显得有些开心。

    有十几个德玛西亚的村民向着马车匆匆跑来,与车夫简短的交流后,先是从车板上搬下了一个装有禁魔木粉的小木桶走进仓库,紧接着又三五成群的走出仓库,吃力地搬出一块块已经凝结成砖的白色禁魔石。

    三块方砖型禁魔石砖被装上马车车板,用绳索固定好,检查了一下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马夫吆喝一声,挥舞着马鞭,向着来时的方向缓缓跑去。

    这样的马车在德玛西亚还有十几辆,就像是跳动的血管一样,无时不刻地往聚落里运输着禁魔石砖。

    德玛西亚聚落,一处温馨的木屋外,年轻的小夫妻正一起弯着腰收拾着餐具,用井水冲涮着木碗。

    “达勒!新的禁魔石砖到了!大伙儿就等你了!快来!”

    村子的另一边,一个脸上洋溢着笑容的男人挥了挥手。

    “达勒,去吧,这里交给我就好。”

    妻子对着自己的男人笑了笑,从男人的手里夺过洗了一半的木碗。

    “明明说好了今天陪你的……那我去了,家里就交给你了。”

    达勒若无其事地点点头,站起身来,走向了远处的男人。

    “鲁特,说好了我今天不做工的,我想陪陪妻子。”

    达勒的脸色有些不渝。

    一把搂住达勒的肩膀,鲁特灿烂地笑了笑。

    “今天的活儿不多,只有十三块禁魔石砖要砌,快点弄完你也能早点回去,放心,今天让你做工有补偿的,两条鲜鱼,这可是工头应承你的,我可羡慕死了。”

    “还不是工头要求太高?明明你们也能砌的,非得让我来,我宁可不要那两条鲜鱼。”

    “嘿嘿,这不是因为达勒你的手艺好嘛,别生气别生气,我家里还有两个鲜苹果,干完活儿我给你送去……”

    靠近了刚刚起了个头的德玛西亚东墙,达勒胸口的压抑感越来越重,只感觉身体内的法力就像是被寒冰冻结了一样,再也无法运转,更不用说用法力来咏唱法咒了。

    低下头,达勒觉得有些讽刺。

    一个法师居然要天天与封禁自己魔法的禁魔砖块打交道,还成为了普普通通的砌墙工人,还有比这件事情更可笑的吗?

    有,比这更可笑的,是这不是个笑话,而是现实。

    “嘿!鲁特你可算是把达勒叫来了!”

    工头拍了拍旁边从马车上卸下来的十三块禁魔石砖,对两人笑道。

    “今天早点弄完,大家也好早点回家……”

    用石灰和黏土,细沙以一定的比例混合在一起,与水混合,就成为了砌墙用的水泥。

    建筑工通过吊桶和吊杆把水泥铁桶用绳索通过滑轮运送到砖墙的最上方,等到达勒砌好水泥后,再由力气较大的抬砖者把背上墙的禁魔石砖放在尚未凝固的水泥上,

    刮掉因重力挤压出来的多余水泥,达勒不断的调整着禁魔石砖的角度,确保禁魔石砖与基层的石砖保持平行,这样就算砌好一块了。

    和泥巴糊墙很简单,摆放禁魔石砖却很难。。

    其中的难点就在于其他人很难做到石砖完全水平,而达勒本身则因为研习过魔法阵图,对几何图形有着较好的感知和判断力,只能当仁不让地成为了砌墙工。

    禁魔城墙之下,把正在砌墙运砖的达勒几人放在眼里,嘉文达尔克的目光有些复杂。

    魔法,真是既可怕,又有用的东西。

    如何应用这个可怕而有用的东西,完全取决于法师自身。

    可现在的大多数人都不是这么想的……

    布尼利斯左右看了一眼,附耳在嘉文身边低声道。

    “族长大人,已经确定了,那个名叫‘达勒’的砌墙工是法师,这是他的妻子克拉斯丽亲口说的,昨天的时候,也得到了禁魔人的证实,我们是否要……驱逐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