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阅读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855章(1)

    被莱斯特诽谤的时候,冥想之中的大法师正焦灼难安。

    “瑞兹哥哥,你就这么枯坐着,肩膀很累吧?小妹给你揉揉怎么样?”

    瑞兹睁开眼睛,轻咬嘴唇的黑格尔夫人说的是肩膀,一对桃花眼却一直往下坠。

    该死,身体的法力竟是不自觉地跟着目光流动了,难道是法力失控?

    “不,不用了,我都习惯了,不累。”

    眼见瑞兹被自己缠的睁开眼睛,黑格尔夫人笑得更加妩媚动人,双手环抱在胸前掂了掂,晃的瑞兹有些头晕,法师又闭上眼睛。

    “啊,原来哥哥没在冥想啊?唉,哥哥有所不知,小妹天天背负着重担,肩膀真的好酸啊,瑞兹哥哥,能请你帮我揉揉吗?”

    紧接着一双小手就开始扒拉自己的肩膀,瑞兹睁开眼睛,惊骇的发现自己的第一个念头竟然是‘她想让我揉啥’,

    仿佛被雷劈了一般,瑞兹怅然。

    坏了,被莱斯特教坏了。

    瑞兹只能扭过脑袋,强行躲开贴近自己的凶器。

    “没想到像瑞兹哥哥这么厉害的人物也会露出这么可爱的表情,不会……瑞兹哥哥还没有过女人吧?”

    黑格尔夫人捂嘴偷笑。

    “女人……女人只会影响我修行的速度……”

    “可像莱斯特大人那样的强者,不是有很多女人嘛?我可不信莱斯特大人的身边只有莎拉妹妹和格温妹妹。”

    瑞兹一时间竟是找不到反驳的理由,这一路走来莱斯特的身边就没少过女人,去哪儿都能勾搭好几个,偏偏人家的实力确实很强,总不能因为莱斯特使用的是符文之力就否决了莱斯特的个人意志。

    由此来看,女人似乎并不能成为不上进的借口。

    难道自己是在逃避什么?

    话说结社的成员似乎也并没有苦行僧的教义……那自己为什么会走上苦行僧的道路?

    如果说符文之地还需要他去收集世界符文的话,倒也能说得通,可现在都已经把符文放给莱斯特了,没了沉重的责任,他还纠结什么?

    看得出瑞兹的窘迫,黑格尔夫人没有过多纠缠,轻笑着走到瑞兹的身后,开始给瑞兹按揉肩膀。

    “依我看,瑞兹哥哥就是太严肃了,总是把自己绷的紧紧的,殊不知张弛有度才能走的更快更远。”

    终于想到用结社理念来反驳女人,瑞兹张了张嘴巴,话到了嘴边却说不出口。

    如今秘密结社已经只剩他一人,说这些毫无意义的话还有什么用?

    信念是自己遵守的,不是说给人听的。

    这样想着,瑞兹就准备站起来,远离这个影响自己心神的麻烦女人,却听黑格尔夫人说道。

    “说起来,我从小就仰慕像哥哥这样的大法师,一直幻想自己能成为传说中的施法者,只可惜比尔吉沃特不缺三教九流之人,唯独没什么法师……或许是我找不到也说不定,

    总之,难得遇见瑞兹哥哥这样的强者,又有了那样的缘分……”

    瑞兹不由得回想到那天晚上春雨拂面的‘缘分’,一时间竟是忘记了站起来。

    “斗胆问一句,哥哥能否帮我检查一下魔法天赋?说不定我还是什么法师奇才。”

    也算是说到了自己的专长上,思考了一下,瑞兹终是点点头。

    “你坐好,我帮你看看。”

    “那就有劳哥哥了~”

    身形一晃,黑格尔夫人竟是一屁股坐在了瑞兹的怀里,轻扯衣摆,瑞兹直接傻在当场。

    “瑞兹哥哥,听说检测魔法天赋需要寻找魔法脉络……喏,每次看到哥哥的魔法,妹妹的心口处总是跳的厉害,说不定就是一处魔法脉络,哥哥能否帮妹妹检查一下?”

    干咽了一口唾沫,瑞兹的空脑一片大白。

    终于到了水到渠成的时候,黑格尔夫人不再犹豫,轻轻牵起瑞兹的手。

    “啧,这就是大法师的手吗?怎么样?有天赋没?”

    “有,有……额,不,没,没有……”

    ……

    三天之后,把莎拉安顿好的莱斯特带着态度古怪的格温敲响了瑞兹居所的房门,开门的却是黑格尔夫人。

    两人的目光无声的交流了一下,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莱斯特的脸上多了几分笑容。

    “瑞兹呢?”

    “正洗漱呢,大人要不然先坐下喝杯茶,等一等?”

    “也好。”

    也就是半盏茶的功夫,赤裸着上身的瑞兹从后院走来,正用毛巾擦拭着湿漉漉的身体。

    “凯丽……额,你怎么来了?”

    莱斯特似笑非笑,这就不叫‘黑格尔夫人’了?

    “柯沃特岛的事情已经安排的差不多了,剩下的交给时间就行,总不能一直住下去,该工作就工作,该‘放松’就‘放松’……当然了,再等你一晚上也不是不行。”

    似乎是听出了莱斯特‘放松’的重音,瑞兹挠挠头,转过身从酒柜上取下了两罐帝国黑麦啤酒,

    如今的瑞兹尚未在帝国拥有正式的职务和称号,待遇却是按照‘帝国大法师’的级别来算的,日常生活用度都是军部特供。

    “都说你要请我喝酒,结果还得是我请你。”

    凯丽·黑格尔给两人摆上啤酒杯,给两人倒上啤酒后,又给格温续了一杯花茶,

    格温捧起茶杯清吹了几下,小口小口喝着,鼓着腮帮子跟个小仓鼠似的。

    “说是清闲其实也不算清闲,白天忙,也就晚上有点时间,可这不是一到晚上就找不到你人嘛。”